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星期一艳遇十八袜莲】【完】


  淫城东郊,是上百家纺织厂组成的纺织区,有老少性感妇人一百五十万,其,性感熟妇众多,有上海裔,江苏裔,东北裔,湖南裔,等等。

  四月的第二个星期一,一大早,孙诚就将车开周艳娥住的社区,在东二环路边洗车。孙诚把蓉城来的两个业务代表安排到女军人的房子里去了,这一阵儿孙诚经常住在周艳娥的房子里,在这段时间里,他可没少玩弄周艳娥。

  洗车站的人忙活着清洗孙诚的捷达车,孙诚则站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公共汽车站,那里,性感熟妇周玲正在等车。她54岁,身高1米6,颇有姿色,大乳房,烫发,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穿天蓝色小褂短裙,肉色裤袜奶白色小皮靴,性感异常。

  看着周玲穿着丝袜的性感的大腿小腿,孙诚感到十分愉悦。孙诚正在看着,一个骑自行车的性感熟妇经过孙诚面前。她名叫叶玲,身高1米54,54岁,貌俊美,大乳房,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她穿了米色短上衣,灰色西裤,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性感异常。

  孙诚见了,故意将身一歪,被她撞到。那叶玲虽已是老娘们了,经过的事不少,但见撞了一个衣冠楚楚的青年,也有些发慌,忙下了车,问道:‘你……没事吧?'

  孙诚故意摸着腿,装出很疼的样子。叶玲道:’哎呀,把你这么好的西裤也弄脏了……‘

  孙诚既想着眼前的叶玲,又想着那等车的周玲,于是留下了叶玲的电话号码和工作单位,放她走了。孙诚于是知道了她叫叶玲。有了这些,叶玲就跑不了。

  孙诚的捷达洗好了,可周玲等的公交车还没来。孙诚暗暗高兴。他上了车,将车开下路沿,开到周玲的面前:’大姐,我捎你一段吧,‘周玲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一直在看她。她也打量着这个男人。这男人总体来说还是个青年,大约三十多岁,西装革履,非常精神,眼见得是一个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

  一直为生活所困,奔波操劳的周玲,见这个有钱的青年对她有意,很自然地就和他对上了眼。孙诚把车开过来,周玲一则确实要赶时间上班,二则也想和这个年轻老板认识一下,于是就上了孙诚的车。她已是老娘们了,也不怕失身什么的。

  在车上,两人高兴地聊了起来。孙诚知道了周玲的名字,单位和手机号。原来,周玲是一家电信营业厅的营业员。

  孙诚还得去纺织区办事,第一次见面也不便干什么,来日方长,他把周玲送到她上班的高新区,然后开车回头,往东驶去。

  孙诚驾车经过军医大学附属医院门口时,看到了老艳妇邹艳。

  邹艳,67岁,身高1米67,美貌,大烫发披到后背,穿黑底花色紧身小褂,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穿黑色瘦七分裤,肉色裤袜高跟鞋,她那穿着肉色丝袜的大高高的脚背性感极了。

  孙诚盯着那老艳妇的袜莲,情不自禁直咽口水。由于堵车,车辆行驶缓慢。

  邹艳过马路,正好从孙诚的车前面经过。孙诚突然将车往前拱了一下,轻轻撞了邹艳一下,那老艳妇惊叫了一声,就倒了下去。

  孙诚忙下车,将邹艳扶上了车,直接将车开到军医大学附属医院。

  经检查并无大碍,只是受到了惊吓。孙诚一把就掏出五千元给邹艳,还给了她名片,对她说:’如果回去后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就跟我说,咱上医院看。‘那老艳妇见这年轻人既有钱又豪爽,对自己有那种意思,心里很高兴,她接了钱,道:’你把我送回家吧。‘

  孙诚当然求之不得,于是扶邹艳出了门诊大楼,上了车,送她回家。邹艳家就在附近一栋普通居民楼里。她请孙诚坐,孙诚实在还得到纺织区办事,虽然恋恋不舍,也只得走了,邹艳请他没事常来,孙诚高兴极了。

  然后,孙诚这才放开车速,向纺织区一路狂奔。

  半小时后,孙诚赶到纺织区。纺织区很大,孙诚在里面又开了好久,终于将车停在一片新式居民楼前。

  现在的纺织厂,效益都不好,纺织区里很多女工下了岗,于是自己想法做生意维持生活。有不少性感熟妇进了夜总会和按摩院。还有一些搞餐饮。

  这一片都是新式住宅楼,临街的一楼都是餐馆,按摩院,门脸开在高高的台阶上。

  在高高的台阶上开着一家米粉馆,门口坐着老板娘孙惠云,她身高1米7,58岁,貌俊美,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她穿着灰色套装西裤,肉色裤袜尖头高跟鞋,那肉色袜莲十分标致。

  孙惠云一条美腿搭在另一条美腿上,袜莲高翘,孙诚见了,口水直流。他盯着那妇人的肉色袜莲,一步步走了过去。

  那孙惠云也远远看见一个衣着高档的男人,于是她也盯着孙诚看,想把他勾过来,进她餐馆吃饭。

  孙诚见那老妇看他,受到了鼓励,他来到台阶下,站在那里,那大个子俊美老妇袜莲高翘。她见孙诚盯着她的脚看,微微一笑,脱了那只高跟鞋,翘着那标致的袜莲,那台阶有不少层,俊美老妇高高在上,翘起的袜莲几乎要送到站在台阶下的孙诚嘴里。纺织区里的餐饮,有不少是提供性服务的。

  孙诚按捺不住,将鼻子顶在妇人袜莲上,使劲嗅着那送到鼻下发黑的袜尖。

  成熟性感妇人醉人的莲香被孙诚深深地吸入大脑,令他鸡巴硬了起来。

  孙诚来纺织区,是来找老情妇王月清的,王月清的家就在旁边,也开了一家餐馆,孙诚正在嗅那老妇的袜莲,却见王月清从相隔不远的她的店里出来了,孙诚忙直起身子,留下一碗米粉钱,给了孙惠云一张名片,对孙惠云道:’今天有事,改天找你。‘

  孙惠云仍然翘着袜莲坐着,收了钱,和孙诚道了别。她眼见孙诚朝王月清店里走去,心想,原来是王月清的客人,看来这小子被自己的袜莲迷住了,这个有钱人,以后非让他在自己这里经常扔钱不可。

  那王月清刚走出店门,焦急地想,孙诚怎么还不到啊,忽见孙诚走了过来,于是嗔道:’怎么才来啊你?‘

  王月清,身高1米68,58岁,容貌姣好,高大丰满白嫩,脚长得清秀白嫩。她经常被她十四 岁的儿子和孙诚一起轮 奸,这次她被儿子操得怀孕了,孙诚驾车,送她去医院检查。王月清也是孙诚来她饭馆吃饭认识的,孙诚已经和她儿子轮 奸她快两年了。这是个有钱人的社会,只要有钱,想玩什么样的女人都不成问题。

  孙诚开车来到纺织三医院,等在门口。王月清进医院检查去了。

  孙诚等在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这里的医院不像城里医院人那么多,三三两两地有些人,不是很多,其中不乏性感熟妇。孙诚欣赏着,倒也不觉得等人的乏味。

  这时候,从医院里出来母亲两人,母亲吕玲,1米65,47岁,容貌姣好,剪发,高大丰满白嫩,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她穿大开叉灰色长裙,上身穿雪白的衬衣,外面套一件黑色小褂,肉色裤袜奶白色高跟鞋,性感异常;她女儿吕爱云,26岁,1米64,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这母女俩都被吕爱玲的14岁的小儿子吕勇操得怀了孕,来医院检查。

  检查的是个男医生,动作粗暴,把她们的屄弄得很疼,以至于她们娘俩出来时走路都有点不方便。门口停着不少小奥托车和机动三轮车,车夫们一涌而上,想拉这单生意,纺织区生活水平低,车价已经很便宜了,可娘俩还是嫌贵,不想坐,可是又走不动路。孙诚见势,主动上前,请她们上车,开车把行动不便的母女送回了家。

  娘俩千恩万谢。孙诚坐在她们家聊了一会儿。吕爱玲见这年轻人又热情又有钱,就动了把女儿嫁他的念头,没想到后来孙诚把她们娘俩一起都给操了,而且是和她儿子一起轮 奸她们。

  孙诚当天可来不及干什么,他喝了几口水,又匆匆回到医院门口。王月清还没出来。

  正在等时,孙诚看见马路对面,母子俩正合力推拉一车,吃力地往前走着。

  小推车上是几大袋米面,母亲赵月珠,身高1米7,54岁,颇有姿色,身材高大,大乳房,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她穿白衬衣,灰色西裤,肉色裤袜高跟鞋,在前面扛着绳拖着小车,儿子在后面推着那辆四轮小推车。那小推车轮子很小,车底板几乎着地,必须得有人在前面拖着,才能往前走。

  赵月珠的丈夫已经死于她的胯下,她母子相依为命过日子。她也下了岗,还得供十四 岁的儿子读书,生活非常艰难。今天,她弄到了一些便宜的米面,赶紧和儿子赶去,使劲装了几大袋,往家里拉。赵月珠用力拉着小推车,她的的大乳房不住颤动。路边的男人都盯着看。

  孙诚目不转睛地看着,心想,我非摸到这大乳房不可。于是,他走上前去,说要帮他们母子送粮回去。

  米面被放到了车里,赵月珠的儿子自己拉空车回去,赵月珠上了孙诚的车。

  不一会儿,赵月珠的家到了。孙诚帮她把米面都扛上楼。赵月珠忙着为他打热水擦洗,千恩万谢,心想:家里要是有这么个男人该有多好。

  不一会,赵月珠的儿子赵兵也回来了。他对接近母亲的男人有一种本能的反感。孙诚走后,他把母亲按倒在床上。

  孙诚的忙当然不是白帮的,后来,他多次和赵兵一起轮 奸赵月珠。生活艰难的赵月珠,遇见这样的有钱男人也不容易,心甘情愿地供他百般糟蹋。

  再说王月清,检查完后,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她和孙诚回她家饭馆,吃了午饭,和小她四岁的丈夫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十四 岁的儿子王锋,和孙诚回淫城市区去了。

  一个小时后,孙诚的捷达车停在市区锦园酒店宽敞的庭院里,他办了入住手续,开了两个标准间。王月清想去商业区转转,买点东西。她先补补妆,孙诚先下楼等她。

  王月清被儿子在楼上缠住,半天下不来。孙诚正在下面等着。却见酒店大堂里面出来一位性感老妇,此老妇名叫江月苹,身高1米7,58岁,姿色艳丽,梳髻,高大丰满白嫩,肥臀美腿,大白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她穿灰色小褂,大开叉长裙,肉色裤袜奶白色高跟鞋,性感异常。她见孙诚看她,便站在他车前不远处,像是在等什么人。

  孙诚坐在车里,从她长裙开叉里使劲看她那丝袜美腿,尤其是在她转过身去的时候,从后面看她的丝袜美腿,更有一种偷窥的快感。

  性感熟妇江月苹还不时将袜莲退出高跟鞋,她的大白脚穿肉色透明裤袜,很好看,就在这时,她突然把袜莲从高跟鞋中退了出来,这时,孙诚发现她的丝袜很透明的袜尖下,那迷人的玉趾在丝袜的袜尖下呈尖形的排列,中间的二玉趾最长最突出,两边逐渐往两侧降低排列。

  孙诚最喜欢这样的脚形了,他不由叹道,真是莲中上品啊!因为这样的脚形穿上漂亮透明的肉色丝袜是非常好看非常诱人的,尤其是丝袜的袜尖部分和妇人玉趾的完美结合,那是众多莲迷最喜欢看的。

  性感老妇江月苹的脚形迷人好看,孙诚正在欣赏她的袜莲的时侯,她又把高跟鞋穿上了,孙诚以为她不会再脱鞋了,她可能看到孙诚在欣赏她的袜莲,没过一会儿,她很自然的把另一只袜莲从高跟鞋里退出来,自已低头看自已的袜莲,还不时的把袜莲的脚尖勾起来看,不停地翘动她那迷人的玉趾,彷佛是在向孙诚展示她那迷人的袜莲,好像是在说:我的脚美吗?是不是很想闻啊?

  江月苹不断翘动玉趾,然后她又把袜莲伸到高跟鞋里,一会又退出来。看到她这样的把袜莲伸进伸出,在孙诚眼前不停地换姿势,好像她脱掉高跟鞋是非常自然的事。孙诚真的受不了啦,有了一种冲动。真是太诱人了,她真懂男人的心理啊,孙诚真想上去捧着住她那迷人的肉色袜莲狂嗅狂吻,这位性感老妇的袜莲真的是太美了。

  孙诚按捺不住,上前认识了她。后来的日子里,他终于可以和她儿子一起尽情狂嗅她的袜莲……

  就这样,在四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孙诚遇到了九位性感老妇共十八只袜莲。

  当天夜里,在酒店里,王月清被她儿子和孙诚奸得死去活来。

  第二天晚上,孙诚带王月清去吃涮肥羊。涮肥羊在淫城开了不少家,规模都不小,今天他们去的这家特别大,仅一楼就有一百多桌,还有二楼三楼数十个包间。

  一楼用餐大厅前方是一个大舞台,可以表演节目,大厅上面直达楼顶,二三楼的包间围在周围,包间里的客人可以凭栏观看节目,像以前的旧戏院一样。

  七点半,节目准时开始,主要是赵玲等十五位性感老妇表演脱衣舞,她们皆貌俊美,身高 一米七五、七四,年龄从58岁到68岁不等,大乳房,高大丰满白嫩,大白脚都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她们脱得只穿着肉色裤袜和奶白色高跟皮凉鞋,晃动着大乳房,她们还可以到二三楼的包间为客人单独表演并提供性服务。

  另外表演节目的是十位民族唱法女歌手,她们年龄都在四五十岁,身高约一米六五六四左右,都颇有姿色,美腿秀足,穿大开叉旗袍,演唱《越来越好》之类的歌曲。她们也去包间为客人提供特殊服务。

  这二十五位性感熟妇五十袜莲还当众表演与公羊交配。

  淫城这些家涮肥羊涮的都是秀美母羊,而且都是被客人蹂躏致死后然后再做成涮肉。公羊的数量不多,专门用来表演操性感熟妇,当众与性感熟妇们交配。

  有些变态客人专爱吃母羊的屄肉。

  孙诚和王月清母子在三楼的一个包间,他点了脱衣舞娘赵玲上来。那赵玲,68岁,身高1米75,貌俊美,高大丰满白嫩,大乳房,大白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

  她只穿了一付肉色裤袜,穿着奶白色高跟皮凉鞋,走进包间。

  王月清此时已经被扒得一丝不挂了,被她儿子王锋按在一边的沙发上,张开两腿,正在被儿子舔屄。

  孙诚和王锋都是酒足肉饱,面红耳赤。孙诚拿着摄像机,拍摄着王月清被儿子玩弄的香艳场景。

  赵玲关好门。护栏处也有窗可以关上,但有的客人不关,大厅里到处回荡着女人和母羊的惨叫。

  王月清他们包间的窗也没关。

  孙诚一边拍摄,一边冲赵玲嚷嚷着:’大姨,快看,儿子玩妈!‘赵玲微微一笑,在淫城,母子乱伦并不少见,她自己就一直与儿子交配。

  孙诚把摄像机交给赵玲,让她继续拍摄,他自己则跪在赵玲脚下,俊美老妇赵玲靠墙站着,一边拍摄,一边抬起一条美腿,把袜莲送给孙诚。

  孙诚扒掉赵玲的高跟皮凉鞋,捉了她那精美袜莲,使劲嗅那发黑的袜尖。赵玲袜尖那醉人的异香,令孙诚兽性大发。

  他接过摄像机,命赵玲脱掉裤袜,赵玲抬着一条美腿,慢慢脱掉裤袜,孙诚觉得她脱丝袜的动作极为性感,他用摄像机都拍了下来。

  然后,他又把摄像机交给赵玲,命她继续拍摄王月清被儿子玩弄的情形。然后,他跪在赵玲脚下,捉了她的秀足,百般吮吸撕咬她的玉趾。赵玲被弄得又疼又痒,不时发出惊叫,她的惊叫声也被摄像机录了进去,使得王月清被儿子蹂躏的录像更加刺激。

  赵玲看着王月清被儿子蹂躏,想起自己被十四 岁儿子蹂躏的情形,再加上玉脚被孙诚吮吸,浓浓的淫汁忍不住不停地从胯下流出。

  再说那王月清,被儿子按在沙发上,张开两条美腿,亮着屄眼,被儿子舔屄舔得她嗷嗷直叫,淫水四溢。

  王锋把涮熟的母羊肉,放到母亲的屄里,蘸饱她的淫水,然后吃掉。王月清的屄被烫得有些痒又有些疼,她忍不住不停地叫唤,淫水直流。

  整整两盘母羊肉,王锋都是这么吃的。王月清一直在叫唤。母羊肉只是有些烫,当然不会把王月清的屄烫伤,但也烫得她有些受不了。毕竟是娇嫩而饱受摧残数十年的老屄啊,如何再受得了儿子如此摧残呢?

  吃了饱蘸母亲淫水的母羊肉,王锋鸡巴硬得厉害,兽性大发。他掀起母亲两条美腿,挺起粗大的鸡巴,狠狠捅入58岁母亲的老屄。

  身高1米68的王月清,高大丰满白嫩,一丝不挂,如同一头大白羊,倒在沙发上,双腿分开,亮着屄眼供儿子奸污。

  王锋站在沙发前奸污母亲,他的动作频率不是很快,却非常狠,每次都直捣母亲子宫,他每狠捣一下,母亲就尖叫一声。

  王月清的两只大白脚举在儿子眼前,随着她被捣入的节奏不住晃动。王锋哪里受得了如此诱惑,按捺不住,捉了母亲一只大白脚,贪婪地舔着母亲那精美白滑的脚后跟,舔她那深弯而敏感的白嫩脚心。王月清被儿子奸弄得屄痛脚痒,忍不住叫个不停,淫水越流越多,热乎乎地,王锋的鸡巴被浸润得更加粗大坚硬!

  王月清白嫩的大乳房不住地晃动,那两只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头子直直地撅着,像是等着男人去咬她们。

  王锋按捺不住,低头咬住母亲的大奶头子,同时把粗大鸡巴使劲顶住母亲的子宫。这小子十四 岁,身高1米65,却人小鬼大,鸡巴特大。王月清受不了儿子的大鸡巴,也受不了奶头被撕咬,疼得她尖声惨叫起来!

  听到母亲的惨叫,王锋再也憋不住了,他心里一痒,禁不住精液狂奔,直射母亲子宫深处!

  射了精的王锋意犹未尽,把哭泣的母亲拖到涮锅旁边的椅子上,迫使她躺在椅子上,头朝下,双腿高举,搭在桌边,她的脸则悬在椅子边。

  王锋把鸡巴塞入母亲嘴里,命她把他鸡巴吮吸干净,然后把鸡巴顶在母亲脸上,同时把一片片涮熟的母羊肉用筷子夹着塞入母亲屄眼里,蘸饱母亲的淫水和自己的精液,然后送入母亲嘴里让她吃下。他一边这样做还一边说:’妈妈,操了你半天,您辛苦了,也该再吃点肉啦!‘

  王月清的大白脚就举在王锋眼前,王锋按捺不住又一口吞下母亲一根翘起的大玉趾,贪婪地吮吸着。王月清屄烫脚痒,不停地哭叫。

  品尝着母亲玉趾的美味,听着母亲的哭叫,王锋的鸡巴再度硬起。他先是口含母亲大玉趾,把鸡巴往玉腿高举的母亲的嘴里乱捅,捅得母亲不住呜咽。在母亲嘴里,他鸡巴更硬更大。

  然后,他把母亲抱到沙发上,命她脸朝里,撅起肥白屁股,跪趴着,屄眼向后朝外敞开。

  王锋觉得母亲真像一头大母羊,他挺起大鸡巴从后面再度捅入母亲的屄眼。

  性感老妇王月清早就被儿子操得浑身无力,她埋头在沙发里,撅着屁股,被儿子操得不住哭叫。

  王锋把魔爪伸到母亲身下,狠狠抓住母亲的大乳房,同时把粗硬的鸡巴使劲顶住母亲的子宫,王月清疼得失声惨叫!

  ’疼……疼呀……疼死妈妈啦……小锋……你轻点抓呀……轻点顶呀……疼得妈妈……受不了呀……‘王月清疼痛难忍,向儿子苦苦哀求。

  旁边的孙诚嘴里含着性感老妇赵玲的大玉趾,含糊不清地提醒道:’王锋,别把你妈玩死了!‘

  王锋这才松了手,从妈妈屄里退出鸡巴。他低下头,开始舔妈妈屁眼两侧细密的肛毛,然后细细地舔妈妈精致的屁眼,王月清跪趴着,撅着屁股被儿子舔屁眼,又忍不住痒得叫了起来。

  王锋在妈妈屁眼涂满口水,然后直起身,挺起粗大的鸡巴,缓慢而坚决地顶入母亲的屁眼。

  王锋鸡巴太粗,王月清实在有些受不了,忍不住哭叫起来。

  王锋拿起母亲脱在沙发上的肉色裤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母亲那成熟性感妇人的醉人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兽性大发!

  王锋拚命将粗大的鸡巴朝母亲屁眼深处里狠顶,王月清的精致屁眼快被撕裂了!她痛苦地发出凄惨的哭叫!

  【14733字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