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的真爱,一切禁忌抛开】【完】


  我们家只有我跟妈妈。妈妈跟爸爸离婚之后,一直没 有再婚。半年前,我鼓足勇气问她为什么,妈妈说, 她宁肯今后独身终生,也不愿意再进入一场缺乏情 的婚姻。我趁机对妈妈表白说, 「我同意妈妈的意见。 我爱妈妈,我愿意做妈妈的爱人。」妈妈听到我的话,明显地受到极大的震动。但她立刻 镇定下来,告诉我说,她不想责备我,但是,我和她 是母子,不应当是爱人,我今后肯定会找到自己真正 的爱人。我当场跟妈妈说,她就我是真正的爱人。

  这确实一直是我真实的感觉。

  星期天,我开车跟妈妈去玩了一整天,玩得极开 心。得出来,妈妈已经开始对我比较放松了。我抓她 的手搓揉抚弄的时候,她也不再坚持挣脱了

  在乡间蜿蜒的单行道上,我们开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天 时阴时晴,道路两旁的树林,牧场,玉米地不断闪过。 我们在一起总是很兴奋,愉快。无论是说话还是沉默, 我和妈妈总是在不停地交流。

  树叶依然是一绿,但绿色之已经露出些微黄色。小 群的牛、马在低头吃草。不断可以看到,草场上有一捆 捆的捆成大卷的干草。有的草卷上还包上了白色的塑料 布。玉米已经一人多高,都秀穗了。开阔的田野令人心 旷神怡。

  我和妈妈在平时的谈话中尽力回避我们的母子关系问题, 但我和妈妈都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都使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突破母子关系在我们来说, 不是是否的问题,而是何时的问题。 我们顺路看了一个 葡萄园和酿酒厂,在路边的一家麦当劳吃了午饭,然后, 我们去我们这里一所最着名的州立大学观光。

  新的学期即将开始。校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群群十八九 岁的新生在TOUR校园。还有单个单个的男女学生,提着 塑胶袋,里面装满了沉重的书。显然是为新学期购买的教 科书。 妈妈说,她喜欢到大学校园转悠,喜欢看青春勃发 的看年轻人。我则不断指着前后左右的漂亮丰满的女孩让 妈妈看。我从不对妈妈隐瞒我对女子,对丰满女子的喜爱。

  现在已经该算是进入秋季了。早上出来的时候,天气非常 凉爽。但到了下午,天又热起来,而且相当潮湿。大学校 园里的女孩,一个个身穿各种短衣,充份显示出张力十足 的曲线,好看极了。

  听我不断夸赞过路的女孩,妈妈说,「是呀,你再过两年 就要上大学了。这么多漂亮女孩,你可以尽情地喜欢。」我说,「妈妈不要把握我得太花,太能。妈妈知道,我只 喜欢妈妈。」妈妈说,「跟她们相比,妈妈已经老了。难道不是吗?」我停下脚步,握着妈妈的双手,直视着妈妈的双眼,对妈 妈说,「妈妈不能说老,只能说更成熟了。成熟有成熟的 迷人韵味。」妈妈从我手中挣脱开,笑着对我说,「呸,你年纪不大, 倒挺会奉承人。妈妈不需要你的奉承。」但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的话打动了妈妈。她接下来就 没再怎么说话了,一个劲儿出神。我假装没有注意到妈妈 的心绪,依然是看到一个漂亮丰满的女孩,就拉妈妈的手, 让她看。

  我说,「这么丰满的女孩,能抱在怀里该多舒服。」妈妈 对我的话,只是报以若有若无的微笑,她的手依然停留在 我的掌握中。 妈妈虽然今年37岁了,但一双小手依然非常 柔软,鲜嫩。一握住她的手,甚至只要看着她的小手,就 能让我勃起。

  黄昏的时候,我们开车返回。妈妈的指路,失去了来时的 热情和严谨。我说,「妈妈大概有点太累了,不用指路了。 我自己会找到路的,放心吧。」妈妈顺水推舟,卸去了指路的责任,头倚在座椅上陷入沈 思。

  开了还不到一半的路,天就完全黑下来了。但回家的路格 外顺利,只用了一个半小时。 回到家里,妈妈准备了简单 的晚饭,我则赶紧洗了澡。等我洗完了,妈妈已经把饭端 上了桌子。

  我们都心不在焉地吃了饭。我收拾饭桌,妈妈去浴室洗澡。

  一边刷碗,一边听到妈妈洗澡的哗哗流水声,我再也按捺 不住跟妈妈性交的慾望了。 听到妈妈关上了水龙头,我推 开浴室的门,拉开浴盆的玻璃门,对妈妈说,「妈妈,我 来给你擦吧。」妈妈羞涩地对我一笑,「去你的。」但我抢夺她手中的浴 巾,她坚持了几下就放手了。 我给妈妈擦了头发,前胸后 背。妈妈的乳房一直是坚挺丰满的。另外,妈妈上身显得 略胖,后背和小腹隆起的脂肪,使她看上去有一种混沌肥 满的美,一点也不亚于线条分明的美。

  妈妈的阴毛长得相当茂盛。黑黑的卷曲阴毛,密密地遮盖 住了阴户。我要动手给妈妈擦下身的时候,妈妈从我手中 夺下了浴巾。

  我静静地看着妈妈擦完了后臀,阴户,大腿小腿。然后, 我对妈妈说,「我想要妈妈。」妈妈要穿内裤戴胸罩,我阻止了她。

  「妈妈不要穿,」我说。我拉着妈妈的手,把妈妈领出了浴 室,领进了我的卧室。

  妈妈梦游似地听凭我的牵引,站到我浴室中的大镜子面前。

  我跟妈妈注视着镜子中的妈妈的裸体。妈妈看着镜子,看着 我抚摸她的乳房,小腹,阴户。我和妈妈在镜中镜外彼此对< 视。

  我脱光了自己,开始缓缓地亲吻妈妈。妈妈张开了嘴,让我 的舌头探入她的口腔。

  我停歇的时候,妈妈也反过来亲吻了我。

  我把妈妈领到我的床边,背对着床。我轻轻把妈妈推倒在 床上。妈妈顺从地躺了下来,上身在床上,下身在床下。

  我抓过床头的两个大枕头垫在妈妈的头下,再抓起妈妈耷拉 在床外的双腿搭在我双肩上。 我把红得发紫、涨得发亮的阴 茎贴紧了妈妈的阴户。妈妈伸出温柔的小手,抓住我的阴茎, 把我导入她的阴道。

  我腰向前挺,阴茎一下子顺畅地没入妈妈的阴道。妈妈的阴道 早就非常润滑了。

  我抽出阴茎的时候,看到整个阴茎沾满了妈妈的阴道分泌液。 在床头台灯照射下,妈妈的爱液使整个阴茎闪闪发亮。

  今天妈妈看来是彻底放松了自己,因此我也感到了难以言喻的 舒畅和放松。

  以前我跟妈妈性交的时候,妈妈总是显得紧张,可以看得出来 她内心非常矛盾。她肯定有性要求,但是,道德感造成的不安, 使她不断推阻我。但是,看到我渴望跟性交的样子,看到我因 为多日不能跟她交媾而心灰气懒的样子,妈妈又非常为我担忧。

  因此,妈妈对我推阻到一定程度,也就半推半就地让我跟她交 合了。跟妈妈交媾,一直是用男上女下的体位,因为只有在这 样的体位下,我才能争取到妈妈不太情愿的配合。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等到我插入妈妈的时候,我基本上就处 于高潮状态了。i是妈妈对我的推阻,对我来说等于是相当刺 激的前戏。真的,我明显地感觉到,妈妈的推阻,只是使我的 性慾更强,使我更想得到妈妈。

  我通常在妈妈的阴道中只要抽插几次就要射精了。即使我努力 克制射精的冲动,停止在妈妈阴道中抽送阴茎,我也总是处于 一触即发的状态。每当我停止不动的时候,妈妈就要亲吻我, 使我无法再压抑射精的慾望。我只好用力推进,使劲把精液射 进妈妈的阴道尽头。

  从插入妈妈身体到射精,一般是一两分钟。我射精之后,便一 下子感到性慾彻底释放了。尽管我努力在射精之后继续抚摸妈 妈,亲吻妈妈,但妈妈显然是感到我在射精后慾望消失,抚摸 和亲吻失去了先前火热的热情。妈妈这时候便推开我,起身收 拾自己,擦拭开始从阴道中往外流的精液。

  我知道我在妈妈身体中坚持的时间不够长,让妈妈感到失望。 但我看过有关的科学文献,知道我不能算早泄。我在读书方面, 可以说是很用功。不单为学校的功\课读书,男女之事的书我也 读得很多,因为这些书不用费很多的事就可以找到。

  书上说,延长男女交媾的时间,让男女双方充份享受性快感, 有很多的方法。随着彼此了解和默契的建立,每对男女可以选 用自己喜欢的方法。

  比如,性交的时候,可以让女方在感觉男方即将射精的时候, 用么指和食指使劲捏住阴茎,强行阻止射精,把男方射精的欲 望压抑下去,然后再让男方重新抽送阴茎。另外,男女双方也 可以在感觉到射精在即的时候,停止动作,想别的事情,谈别 的话题,使男方的高潮不在继续升高,甚至可以降低一些,从 而推迟射精。

  我把这些书也给妈妈看了。不知道妈妈是因为不好意思,还 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在我们交媾的时候,妈妈除了偶尔泄 漏出快感的呻吟之外,总是不肯主动参与交合。

  我可以看出妈妈的心理很矛盾。一方面女性的本能使她也渴 望性交,而且要时间充份,精神放松,心情优裕。但是,另 一方面,妈妈又碍于我们的母子关系和社会道德习俗,不愿 意跟我性交。可是,看到我性饥渴的样子,妈妈又为我担忧, 半推半就地让我跟她交合。我们交媾的时候,她总是不能放 松,好像是希望尽早结束。

  妈妈可能是怕我看出她喜欢性交,我会觉得她默认或鼓励我 们的母子性关系。妈妈或许也确实觉得跟我性交是不得已而 为之,因此无心跟我享受性。无论如何,妈妈的紧张,也不 可避免地感染了我,造成了我的紧张,使我总是在插入一两 分钟之间就射精,很少例外。

  但是,今天的出游,不知道为什么使妈妈彻底放松下来。我 双手抓住妈妈的两脚,把妈妈的脚放在我的胯骨两侧,前后 运动腰部,看着光润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口进进出出。

  我就这样站着跟妈妈性交,可以把妈妈的阴道口和我的阴茎 进出阴道的全过程看得清清楚楚。

  妈妈闭着眼睛,任由我进进出出。可以看出妈妈是十分享受。

  妈妈肥大的乳房,随着我进出的动作而不断动荡。每次抽送, 我都可以看见龟头露出四分之三,只有龟头的尖端跟妈妈的 阴道口保持接触。这时候我就挺腰,一会缓慢,一会迅疾地 把整根阴茎顶入妈妈的膣内。

  妈妈在我徐疾有致的抽插下开始轻微呻吟起来。

  我跟妈妈说,「我喜欢听妈妈发出的呻吟声,听上去特别刺 激。妈妈如果觉得特别舒服,就大声呻吟吧,别压抑,别不 好意思。我喜欢听。」妈妈睁开眼睛反问我说,「是吗?」「我是喜欢听,」我说。「听到妈妈的呻吟,我就知道怎么 弄妈妈,妈妈会感到舒服。」妈妈又闭上了眼睛,呻吟声大起来。可以感到,妈妈的阴道更< 滑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稍微抽送过量,阴茎就会从阴道中脱出。 妈妈不动声色地伸手握住阴茎,对正阴道口,让我重新插入。

  看来是妈妈的高潮来了,阴道口明显地张开了。或许是因为 妈妈的阴道口张开的缘故,或许是妈妈的爱液大量流出的缘 故,也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这样跟妈妈性交的姿势,总之,妈 妈大声呻吟之后,阴茎再脱出阴道的时候,我只要向前挺身, 阴茎就能自然而然地插入阴道。妈妈的阴道口,好像成了一个 漏斗的形状,能自动把阴茎导入阴道。

  我于是故意加大抽插的幅度,每次都让龟头离开妈妈大约10公 分的样子,然后快速插入,一插到底。这样插了没有几次,妈妈梦臆似地大声呻吟道,「啊,啊,真舒服。」「是吗?」我觉得更刺激了。

  「舒服,舒服,啊」妈妈呻吟着说。「你怎么弄的。你真会弄。 好舒服。」我站着跟妈妈性交,让妈妈大腿朝外躺在床上,臀部稍微伸出 床边一点,我拿着妈妈的双脚,看着妈妈大腿张开,把阴户完 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这样跟妈妈性交,我觉得也十分舒服,十分刺激,但射精的冲 动我一直能够控制的很好。只有在连续四五次大幅度抽插的时候, 我才感觉到有射精的冲动上涌,但只要我稍微停止几秒钟,就可 以让射精的冲动回落下去,但又保持我的高潮快感。 跟妈妈一气性交了大约半个小时了,我还没有射精。其间,妈 妈上来五六次高潮。我们从来没有性交过这么长时间。

  妈妈不断地呻吟。呻吟停歇的时候,可以清楚的听到阴茎进出 阴道的声音。是阴茎抽出时,润滑液充足的阴道壁发出的噗嗤 噗嗤的声音。

  看着妈妈的闭着眼睛、像是非常痛苦又非常舒适的表情,看着 妈妈的来回晃荡的乳房,妈妈开口的阴道,听着妈妈在我每次 插入时候发出的呻吟,我觉得妈妈好淫荡,好可爱。

  妈妈突然像惊醒过来似地睁开眼睛问我,「你没射精吧?」我告诉妈妈没射精,要妈妈放心。但妈妈不放心地追问,「你 现在不会射精吧?」我说不会。妈妈又叮嘱我说,「千万别射在里面。」看妈妈跟我说话的样子,有些可怜巴巴的。我觉得妈妈跟我一 下子平等了。我不再是妈妈的儿子,而是妈妈的性伴侣,是妈 妈必须平等对待的伴侣。这种事情在我和妈妈之间是前所未有 的。

  先前我缠着妈妈,央求妈妈要跟她交媾的时候,妈妈大多时候 是责备我(「 你怎么整天想这些事?多想想别的事,干点别的事 不好吗?」),偶尔不责备我的时候,妈妈就嘲笑我(「你的性慾 真这么强烈吗?自己动手解决不好吗?你说跟妈妈性交,你舒服, 妈妈可不舒服啊。你看不出来吗?」)。

  现在妈妈已经完全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样子了。她不再把我当 作孩子,一点也没有责备我嘲笑我的意思了。

  「答应我,不在妈妈里面射,好吗?」「妈妈放心吧,我不会射的,」我一面缓慢地在妈妈阴道中抽 插,一面安慰妈妈。「有要射精的感觉的时候,我一定告诉妈 妈,放心吧。」妈妈又放心地闭上了眼睛,专心地享受起交媾的快感来了。

  妈妈双腿蜷起,向两边分开,形成一个M。妈妈的双脚就M的 两脚,分别搭在我的双手中。M字当中的V字尖端,就是妈妈< 的性器。 随着我不断进出妈妈的阴道,妈妈的膝盖,也就是M 的两峰不断收拢、放开。

  可以看出,妈妈是相当彻底地放开了。这时的妈妈,完全成了 我的女人,是享受我提供的性快感的女人。我不再觉得妈妈是 我的长辈,反倒像是我的后辈,需要我的照顾,我的抚慰。

  一丝不挂的妈妈躺在我的眼前,妈妈的双脚搭在我的腰间。随 着我的阴茎顶入妈妈的阴道,妈妈脂肪丰满的乳房和小腹不断 晃荡,像是冻粉。无论从体位上说,还是从心理上说,居高临 下的不再是妈妈,而是我了。想到这一点,我觉得心情无比激 动。

  我把妈妈的双脚搭在我的胯骨两边,腾出双手抚弄着妈妈的乳 房,腰,大腿内侧和小腿,脚丫。

  通过大量阅读性教育的书,我早就知道,女人的性感带遍布身 体的各个部位。以前我也尽量抚摸妈妈,想刺激妈妈的性慾, 但是妈妈总是躲闪我。今天妈妈不再躲闪,而是安心接受我的 抚弄撩拨了。

  我可以看出,我的抚弄和抽插,让妈妈感到非常舒服。看到妈 妈舒服,也让我感到舒服极了。

  我加大了抽插的幅度。每次我把阴茎顶入妈妈阴道,妈妈都随 着阴茎的逐渐深入,发出轻微的呻吟。

  「妈妈别不好意思,我喜欢听妈妈的声音,特别刺激,」我抚 摸着妈妈的大腿内侧,再次鼓励妈妈彻底放松。

  妈妈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回答我。但妈妈的呻吟由先前的压 抑的断续闷喘,变成连续不断的类似哭泣的声音,听上去好刺 激。

  我把阴茎彻底抽出妈妈的阴道,然后再挺身冲刺,突入妈妈的 身体中。我的龟头一接触到阴道口,妈妈就开始发出含混的「 呜」声。随着我们交合的加深,妈妈发出的「呜」声,转变为 明显的「啊」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我的阴茎顶到妈妈 阴道的尽头,妈妈的声音才停下来。

  我缓慢推进,妈妈的呜啊声也缓慢,「呜」声相对绵长,「啊」 声相对短促。我快速推进,妈妈的「呜」声就短促多了,有时候 基本上听不到,全是响亮的「啊」声了。

  我时快时慢地来回抽插,享受着妈妈丰满的肉体,享受着妈妈时 而缓慢、时而急促的呻吟声。阴茎进出妈妈、跟妈妈的阴道发出 的噗嗤噗嗤的声音,为妈妈的呻吟提供了绝妙的伴奏。

  站着跟妈妈性交,可以把阴茎在妈妈的阴道进出的情景看得一清 二楚。妈妈的阴户阴毛浓密,大阴唇阴毛不太浓密,但好像特别 粗长。

  妈妈的阴道口两边,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非常明显。妈妈的小阴 唇在女人当中应当算是比较小的,不像很多色情图片中的女子那 样是明显的两片,像是半块厚云吞皮。

  妈妈的阴道口有交错折叠的阴道壁阻挡着,发白的阴道分泌物, 大致显示了阴道口的所在,但实际上看不到阴道的开口。只有阴 茎插入的时候,才能确实地感到阴道。

  我让妈妈把双脚左右抵住我贴床边立着的大腿上,一只手扒开妈 妈阴蒂上的包皮,一只手轻轻地在阴蒂上滑动。

  「啊,啊,」妈妈叫起来。「你动什么了?动得我好舒服。」我没有回答妈妈,继续刺激妈妈的阴蒂。

  我常看到一些色情图片,有些女子的阴蒂特别大,有的勃起时象小 么指指肚。但妈妈的阴蒂非常小。妈妈在我的反覆央求下,多次让 我仔细看了她的性器,所以我早就知道。

  扒开妈妈阴蒂的包皮,可以看到妈妈的阴蒂比大米粒大不了多少。

  平时,我跟妈妈用男上女下的体位性交的时候,我也一直努力试图 通过阴蒂来刺激妈妈。但是,我没动几次,妈妈就要把握的手拉开, 好像是不愿意让我刺激她的阴蒂。大概是刺激的角度不对,妈妈觉 得不舒服。

  今天站着跟妈妈性交,使我头一次得以在直视妈妈性器的同时,刺 激妈妈的阴蒂。显然,今天的刺激效果非常好。

  「啊,啊,」妈妈不断地叫唤。「真刺激。你动我哪儿了?」「我在刺激妈妈的阴蒂。妈妈舒服吗?」「噢,舒服极了。」妈妈睁开眼睛,欠起上身,看我如何刺激她的 阴蒂。

  「为什么动这里,就这么舒服?」妈妈边看边问,样子好天真可爱。

  「因为这里神经特别集中,所以妈妈会特别敏感,」我告诉妈妈说。

  「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我读书用功啊,」我笑着说。「讲这些事的书我,也都给妈妈看过。 妈妈不是不肯看吗?」妈妈重新躺在枕头上。听到我说这些,妈妈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了,没 再继续问。

  我跟妈妈连续交媾了一个多小时了,我还没有射精。妈妈至少来了七 八次高潮。我自己则基本上始终处于射精前的高原期。只要我愿意, 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射精。但站立的位置,使我能够得心应手地控制妈 妈,也能控制我自己。

  我把阴茎插在妈妈的阴道中,稍微下蹲,使阴茎上倾,刺激妈妈阴道 的前壁。然后,我脚尖稍微翘起,再用手下按阴茎,刺激阴道的后壁。 在我的前后刺激下,妈妈发出剧烈的呻吟声。

  我再稍微左右摇摆腰部,刺激妈妈阴道的左右壁。

  左右前后的刺激,再次把妈妈推上连续的高潮。

  高潮稍微平息的时候,妈妈睁开眼睛,张开双臂对我说,「妈妈想亲 你。」我俯下身来,跟妈妈亲吻,阴茎依然插在妈妈的阴道中。

  妈妈搂抱住我不断亲吻,不肯放开我。

  妈妈跟我的舌头交缠,相抵,追逐,深入对方的口腔中探索。

  妈妈对我的口舌挑逗,把我的射精慾望催动起来。我想推开妈妈。妈 妈不肯放开我。

  我感觉到就要射精了。我跟妈妈说:「妈妈,这样太刺激,我怕会射 精的。」妈妈立刻放开了我。

  我从妈妈阴道中抽出阴茎,让射精的冲动落下来一些,然后再插入 妈妈的阴道。

  我一边抽插,一边抚弄妈妈的乳房。

  妈妈的阴道明显地不如刚才滑润了。来回抽插时,妈妈阴道壁摩擦 阴茎的感觉非常明显。我觉得很刺激,舒服。

  我抽插了大约两分钟,妈妈说,「现在不滑了,有点疼。出来吧。 我来用手动你,让你射精,好吗?」这妈妈头一次主动提出刺激我射精。我当然非常高兴。

  我跟妈妈不断地交媾,前后大约有两个多小时了。妈妈大概是有 些累了,但她显然很快活,也想让我快活。妈妈知道,我只有射 精之后,性慾才会彻底平息下来。

  妈妈从床上下来,安置我上床躺下。妈妈给我调整好枕头的位置, 让我躺得舒舒服服。然后,妈妈头侧躺在我的胸脯上,一只胳膊撑 着她自己的上身,一只手上下撸我阴茎的包皮。

  我长时间处在射精前的高原期,一直没有射精。等到妈妈在床上把 我摆弄好、然后躺在我的胸脯上、开始给我手淫的时候,我的阴茎 已经半软缩下来。

  但妈妈的手技非常好。妈妈用大么指和小指、无名指握住我的阴茎 上下撸动,同时用食指和中指不断来回摩擦龟头和尿道口。在妈妈 的巧妙的刺激下,阴茎又很快重振雄风了。

  通常妈妈给我手淫,我几分钟就会射精。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射 精的慾望没有象通常那样很快窜升起来。

  我抬起头来,看妈妈头枕着我的胸脯,眼紧盯着我的阴茎。我感到 非常刺激。

  妈妈知道,我特别喜欢让妈妈看着我射精。往常我让妈妈为我手淫, 让妈妈看我射精,妈妈总是不大肯看。大部份时候为了应付我,在 我反覆要求下,妈妈会看几眼,但很快就把视线转移到别处。

  今天妈妈显然是为了让我高兴,一直是注视着我的阴茎给我手淫。

  妈妈耐心地上下刺激着我。我开始感觉到射精的慾望逐渐涌起。

  「滑了,」 妈妈说。一面说,一面继续上下撸动刺激我的阴茎, 食指和中指用力地摩擦龟头。

  妈妈说我滑了,是指在妈妈的持续刺激下,阴茎润滑液源源不绝地 流出来。妈妈的食指来回抚弄龟头和尿道口,让我感到特别刺激。

  在龟头润滑液的润滑下,我只是感到妈妈的食指和中指让我非常舒 服地在龟头上滑动。我可以感到来自妈妈手指明显的压力,是非常射精的冲动涌动上来。我跟妈妈说,「要射精了。」妈妈说,「我知道你要射了。」妈妈经常为我手淫,早就会根据我 的阴茎润滑液和龟头的颜色来判断我是否要射精了。 「妈妈,我不想现在射,」我央求妈妈说。

  妈妈回过头来,温柔地对我轻轻说,「现在别射,妈妈让你多舒服 一会。」妈妈对我的微细感觉相当了解。妈妈知道,现在这种要射不射的感 觉让我觉得最舒服。

  妈妈松开了手,俯身跟我亲了一会嘴。

  「妈妈再动我,」我说。「别让我的射精感觉下去得太多。」妈妈跟我亲吻了不到一分钟的样子,我的阴茎就软缩了一半多。

  妈妈的妙手很快就重新把阴茎调理得生气虎虎,让它刚硬挺直起来。

  重新挺直的阴茎包皮上,覆盖着一层鳞屑样的东西。

  是刚才我跟妈妈交媾时,妈妈沾在我阴茎上的阴道分泌物干燥了, 结成了薄壳。妈妈的手来回动,加上阴茎的时涨时缩,使结壳的阴 道分泌物揭起来了。

  「又滑起来了,」妈妈轻轻地说。

  我也感到射精的慾望开始升起。我这次想射出来了,不想再把射精 的慾望压回去了。

  但是,我还是不想立即射精。我左手抱住妈妈的后背,右手抓住妈 妈的一只大乳房。

  「妈妈,别让我立刻射精,」我说。「我要妈妈慢慢让我射精,让 我尽量达到最高的高潮。」妈妈又对我像哄小孩那样说话了:「行呀,妈妈让你达到最高的高 潮,好不好?」「妈妈,你现在要听我的,」我说。

  「你要妈妈怎么样,妈妈就怎么样,」妈妈这次的语气是认真的。 「你要妈妈怎样呢?」「我这样抚摸妈妈的乳房。我抚摸的幅度大,妈妈动我的幅度就大 些。我的幅度小些,妈妈的幅度就小些。我停止不动,妈妈也千万 不要动。」我对妈妈说着,妈妈嗯嗯答应着。

  妈妈用双腿,仅仅夹住了我的左腿。我把右腿尽量向外撇开。

  刚才是我全部控制了妈妈,现在是妈妈全部控制了我了。妈妈双腿 的挟持着我,妈妈的手把握着我,妈妈的头压着我。但我反而觉得 无比地自由,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重量,在空气中飘荡。

  我继续跟妈妈说,「我停止不动的时候,妈妈多动一下,我帕精液 就会射出来。妈妈要是动得不够,射精的冲动就会降低太多。我要 妈妈让我尽量接近射精的临界点,但又不能过。」接着,我跟妈妈调试了我们之间的反馈默契动作。

  妈妈非常理解我,努力照着我说的去做。我通过抚摸妈妈的乳房来 调节妈妈对我的刺激,但妈妈毕竟不是我本人,她动作起来总是有 些稍微的过量或不及。我停止动作了,她总是慢半拍才能停下来。

  但是,对妈妈这些不完全符合我意图的微妙动作,我不但不感到有 什么不舒服,反而觉得格外刺激。有时候妈妈明显地动作过量,要 把我推过射精的临界点的时候,我就出声大叫,妈妈就立刻停下来。 静止几秒钟之后,妈妈再小心翼翼地开始刺激我。

  随着最后高潮的临近,我大叫得越来越频繁了。

  「要射了吗?」妈妈问。

  「妈妈怎么知道?」「你这里都发紫了,而且很滑,」妈妈说。她说的是我阴茎龟头。

  在感觉到精液冲出来的时候,我抓住妈妈的乳房,不再出声。

  妈妈显然不知道我的射精过程开始了,继续抚弄阴茎。

  精液喷射出来。先头的几团精液飞射到妈妈的肩膀上,大部份溅落 到我的胸膛和肚子上。

  肩头给精液射中的时候,妈妈「啊呀」惊叫了一声。接着,妈妈继 续撸我的阴茎,把我最后的几滴精液挤到我的小腹上。



字节数19354